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 >> 赛车

饭碗发丘门盗墓传奇第58章在劫难逃

2020-09-17

发丘门盗墓传奇 第58章 在劫难逃

他听完我问的问题后,并没有回答我,而是直接把dǐng在我‘胸’口的木头拽了回去。-..-∷哈,我立刻意识到,这家伙是要拿木头打我,连忙大喊道:“停,先别打,那些问题你都不用回答了。”

有关部门给出的理由包括符合相关标准、可回收再利用、许多国家和地区一直使用、可节约石油资源、公众环保意识发生变化等

我这句话一説,他还真就没打我,但却又敲了几下木头,示意我快diǎn説。

“我没有别的意思,只是想知道你们是不是同道中人,如果是,那我们可以合作,也可以资源共享。”

“怎么个资源共享?”他问道。

“就是把我所知道的全告诉你们,当然你们也得告诉我一些,我不知道的。”我解释道。

“先説説你知道的吧?”站在远处的那个人説道。

“好,我可以先説,但我要先看到我的那些朋友,我要确定他们是否还活着。”

我必须要把握住机会来提要求,毕竟他们很想知道我心中白沙的秘密,所以在这个时候,只要我不提出过分的要求,他们都会尽可能的满足我。

“让他去看看吧。”

站在远处的那个人説完后,我身边的这个人就把我扛了起来,一边扛着我走,一边説道:“你最好不是在耍心机,否则我会挑断你的手筋脚筋,让你一辈子生活在这里,我会把你当成一头宠物猪来养。”

他扛我走了能有三十多步,中间还转了一个弯,虽然四周黑漆漆的,但我还是能感觉到,我们进入到另一个房间内。

把我放下来后,他就説道:“看准了。”

説完他随即就划着了一根火柴,这火柴的光度本身并不强,但突然间在黑暗中展现出来,倒是特别的刺眼。刺得我立刻眨了一下眼睛,才算适应这种亮度。

老嫖、马大哈、刀疤三个人都倒在墙边,手脚和我一样都被捆绑着,三个人没有一个苏醒的,但能看得出来都还活着,特别是老嫖能看得到他的‘胸’腔在动。

我朝着拿火柴的人看了一眼,想要看到他长什么样子,可这家伙竟然是背身对着我,只能看到他的背影,火柴就熄灭了。然后他就再次扛起我,又回到了原来的地方。

把我放到椅子这里后,就説道:“人你也看到了,説吧。”

“白沙是一个试验的必需品,而这个试验不只需要白沙,还需要很多东西,但缺少白沙就不行,所以白沙对于这个试验很重要。”我有意重复白沙的重要‘性’,希望让他们重视我,认为我知道很多秘密。

远处的那个人,此时已经回到了他原先坐的那个位置,説道:“那就説説试验的事吧,你都知道什么?”

“这个试验是关于人的,説起来还真比较复杂,有很多东西我説出来你们也不一定相信,但绝对是真实的,因为我亲眼见过一次。”我故‘弄’玄虚地説道。

“你见过?”远处的那个人显得很惊讶,似乎有diǎn坐不住了,朝着我这边接着问道:“你在哪里见过?”

我一听那人説话的语气,看来是被我説的吸引了,连忙回答説:“在泰国见过,见过的还不只我一个人。其实,我知道的也不是很多,只是大致了解一些,但有一个人,他知道这个试验所有的细节,如果你们想要知道的更多,我建议你们去和他合作,因为只有他才知道这个秘密。”

站在我身旁的人和远处的那个人几乎是同时问道:“你説的人是谁?”

“这个人也是同行,绰号叫:小狼,如果你们是同道中人,应该听过这个人。关于白沙的这个试验就是他发现的,并且他对这个试验已经研究很久了,他知道试验的所有细节。”

回答这个问题的时候,我特意留了个心眼,并没有説这就是小狼家族的试验,而是改成这个试验是小狼发现的。只有体现了小狼的重要‘性’,他们才有可能帮我去救小狼。

站在我身边的人听我説完后,立刻用一种我听不懂的语言和远处的那个人‘交’流几句。我听不出来他们説的是什么话,并不像是方言,也不像是外语,倒是有diǎn像是古代话。

他们简单的几句‘交’流后,站在我身边的人便问道:“他现在在哪里?”

听到他问我这句话,我差diǎn没笑出声来,我等的就是这句话。

“他其实就在这里,已经有十多天了,他被困在山里面,所以我才来这里救他。”

“你説他被困在里面十多天了?”站在我一旁的人很疑‘惑’地问道。

代表人物:詹姆斯、勒夫(骑士)阿尔德里奇(开拓者)小乔丹(快船)“是的,虽然时间有diǎn久,但我知道他们还活着,他们被困的地方有水,还有鱼,可以维持他们的生命。”

我话刚説完,远处那个人就划着了一根火柴,diǎn燃了一根很粗的白蜡烛,蜡烛的火苗虽然昏暗,但也照清了我周围的一切。

这是一个很长的房间,足有二十多米长,宽度却不足十米。我看到了他们的样子,站在我身边的人,是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男子,而远处坐着的人,是一个看上去六七十岁的白发老者。那老者看上去虽然很老,但身板一看就是个练家子,坐在那里特别的端正。

当我看到老者手的时候,我就不由得又看了一眼身旁这个人的手,瞬间茫然了。他们的手,竟然都有慕容家的特diǎn。

还没等我想问他们的身份,那老者就问道:“你怎么知道里面有水有鱼?你也进去了?”

“没有,我虽然没进去,但我知道里面的情况。”我连忙把老嫖告诉我的那一幕,告诉了他们。

站在我身旁的人,还没等我説完,就惊讶地问道:“你确定看到他们吃鱼啦?”

我diǎn了diǎn头后,又摇了摇头,説道:“不是我亲眼看到的,看到的人也被你们抓了,就是和我一起下来的朋友。”

“妈的”站在我一旁的人骂了一句后,就把我扛了起来,一路小跑,直接把我扛到老嫖他们被关的地方。

diǎn燃蜡烛后,他就问我:“是哪个?”

我用头示意了一下,是老嫖,他就过去要‘弄’醒老嫖。谁知道这个时候老嫖突然醒了,并且手里拿着绳子,对着中年男子就是一下,想要用绳子绑住中年男子的脖子。

看老嫖的动作就知道他是有预谋的,这家伙一定是早醒了,在这里装晕。我本想叫老嫖停手,但却忍住了,心説,让老嫖教训教训他也好,也算是替我们出口气。

那中年男子见老嫖要用绳子绑他脖子,一个猫腰向后小退一步躲了过去。老嫖见第一下没有成功,紧接着又来下一招,猛的一抬左脚,直接踹向中年男子,想把他踹倒。

我以为老嫖这次一定会成功,但没成想他脚刚踹出去,中年男子一闪身躲了过去,并且还抓住了老嫖的脚,然后就向后猛的一拽,硬生生地给老嫖来了个劈叉,接着速度极快地朝着老嫖的裆部就是一脚。

这一瞬间我简直不敢看了,连忙喊道:“别打了,自己人。”

与此同时,老嫖自己也在喊:“停。”并且赶紧用一只手去挡自己的裆部。

中年男子收住了脚,但却停放在老嫖的裆部前,并没有把脚收回来。此时老嫖的额头已经全是冷汗了,估计也是被这一幕吓到了。

看到中年男子没有踢进去,我也是松了一口气,对着老嫖便喊道:“看他的手。”

老嫖当时被吓的都愣住了,我要是不喊他,他还没反应过来。老嫖看了一眼中年男子的手,当即就是一惊,便对着我问道:“我日的,什么情况?”然后又对着中年男子问道:“你是展昭家里人?不对,是小狼家里人?”

中年男子根本没理会老嫖説的话,对着老嫖就又问了一遍我説的经过。等老嫖讲完,他才把脚收了回去。

这个时候,那位老者也走了过来,并且手里还端了一碗水,然后从脖子上拿下来一样东西,对我説道:“如果你真的是洛泉,你应该认识这件东西。”

我一看他手中拿的是‘玉’猪龙,但和我们家的颜‘色’不同,便説道:“‘玉’猪龙,我们家也有一个,是我‘奶’‘奶’留给我的,但和你这个颜‘色’不一样。”

老者听我説完立刻笑了,把‘玉’猪龙放到碗里,用水里洗了几下,拿出来往我眼前一送。

我立刻惊奇地发现‘玉’猪龙竟然变了颜‘色’,变成了和我家里的一个颜‘色’,并且这一次再看,我就产生了一个想法,这个‘玉’猪龙分明就是我家的。

虽然是一模一样,但我很清楚,这个绝对不会是我家的,我立即问道:“你怎么有个和我家一模一样的‘玉’猪龙。”

老者看了看我笑了一下,但是并没有理会我。他让中年男子把我们都给松绑后,他便把‘玉’猪龙递给了我,然后自己朝着老嫖走去。

看着老者递给我的‘玉’猪龙,我心説,这算什么?这就算是认亲了吗?还是另有别的意思?

老者对着老嫖问道:“你确定看到他们吃鱼了?”

老嫖diǎn了diǎn头,老者接着问道:“从你看到他们吃鱼的画面到现在有多久了?”

老嫖算了算才回答老者的问题,老者听完老嫖的回答后,满面愁容,好一会都没有説话。

从老者的表情上,我能看得出来,里面的鱼一定不简单,不然他不会是这种复杂的表情。

我问中年男子,里面的鱼是不是有什么问题?

中年男子告诉我説:“里面的鱼不能吃,那些鱼体内含有一种很特别的元素,人吃了会导致骨头快速变软,最快三天,最慢五天人就不能直立行走了。”

中年男子和我説完后,立刻转身看向老者,对着老者説道:“这可能就是我的劫数。”

“命里有时终须有,命里无时莫强求,命就是这样,劫数未尽,无论你躲到哪里,都是在劫难逃。既然你劫数到了,那就不可避免,现在去或许还有一线生机。”那老者説完,朝着我看了一眼,对我説道:“这也是你的劫数。”

我虽然不明白他説的劫数是什么意思,但却也能听得出来,他们决定要去救小狼了。--40690+dsuaahhh+--



新乡看白癜风哪家医院专业
先声药业上市
克拉玛依哪家医院治疗白癜风